感恩的心 感謝有你

末學謝勝賢是宏謀居士的小妹婿,和宏謀居士結緣超過三十五年,受宏謀居士的照顧及栽培之恩,難以筆墨形容。在宏謀居士的紀念集刊行之際,謹以最至誠心向宏謀居士說聲“謝謝,感謝有您”。宏謀居士一生廣結善緣、熱心公益,並樂於助人,在宏謀居士成長、求學、學佛弘法及生病住院、往生助念、告別式、作七、進塔等人生旅程中得到相當多的師長蓮友的協助、鼓勵及包容,在此謹代表宏謀居士及家屬致謝,致上十二萬分最深的感謝以及感恩之意,謹以最誠敬感恩的心向大家說聲“謝謝,有您真好”。

宏謀居士從小在外求學,受到外公、舅舅、阿姨們的疼愛與照顧,培養成獨立自主及追求家族和樂融通、有大氣度、願與人分享結緣的性格,在此,謹代表宏謀居士及家屬向林家舅舅、阿姨等親戚們說聲謝謝,並感謝蔡家及羅家長輩們的提攜、栽培與包容,以及平輩兄弟姊妹們的支持與愛護,在此一併致謝。

宏謀居士年輕時與好友洪石師、劉田與劉紹毅等居士相知相惜,一起求學與學佛,結為終生好友不離不棄,互相切磋琢磨提攜砥礪,讓宏謀居士除學業精進外,並奠定了良好的學佛基礎,宏謀居士常說若沒有洪石師老師,他老早就是佛教逃兵了。宏謀居士一向重感情,因此和大學同學來往密切,互相協助,孫誠二等同學也和居士的弟妹熟識,早期常指導居士弟妹的課業。在此謹代表家屬向洪石師老師、劉田醫師與劉紹毅醫師,以及大同大學同班同學們致上最高敬意。

宏謀居士於民國六十五年中,與李榮輝、洪石師等居士創立台北淨廬念佛會,和師長蓮友們共修研習佛學及印祖文鈔,在三十四年的歲月中不曾中斷,在這段期間承蒙李榮輝會長、洪石師副會長及各區區長、各組組長幹部及所有念佛會蓮友的不吝指導、慈悲護持及無限的包容,讓宏謀居士在道業及個人修持上日益精進,在此謹代表家屬向李會長、洪副會長及各區區長、各組組長幹部及所有淨廬念佛會蓮友致上最高謝意。

宏謀居士在超過四十年的學佛歲月中,深受水里蓮因寺 懺公師父、淨空法師及台中蓮社 雪公老恩師的教化影響極深,宏謀居士常年到台中蓮社聽經聞法,參加蓮社念佛班、德明同修會、台中慈光圖書館、弘明學園、雪心文教機構、淨宗學會、華藏講堂、齋戒學會、正覺精舍及彌陀家族等各道場舉辦的法務、佛七及海外弘法活動,在各種法務活動參與中得到師長及諸多蓮友們的不吝指導、愛護提攜及無限的包容,讓宏謀居士智慧得以增長,人情事故上受益良多,在此謹代表家屬向諸山長老、師長蓮友及所有的親朋好友等致上最高謝意。

宏謀居士在台大醫院住院期間,醫師及護士們的細心照護,讓居士減輕病痛得以持續念佛,在此一併致謝。尤其在居士住院期間,承蒙北中南各地師長蓮友及親友們持續前來護念及加油打氣,讓居士得以正念分明不退念佛,師長蓮友們同時安慰協助家屬,讓家屬點滴在心頭,甚覺人情溫暖。感謝正覺精舍 果清律師於九十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慈悲前來助念並開示,要居士放下萬緣,一心求往生,要回家助念,宏謀居士當場點頭表示願意。十月二十四日星期日中午承蒙眾多師長蓮友協助辦理出院,回家助念,在大眾助念佛號聲中,正念分明,蒙佛接引微笑往生極樂。宏謀居士常強調往生要靠助念,因時節因緣不同,現在要靠自己念佛往生不容易,故要靠蓮友發心幫忙護持助念,居士自己身體力行幫助眾多蓮友家屬助念往生。如是因如是果,居士這次能順利壽終正寢,往生極樂,皆得利於蓮友們的日夜不斷護念協助,在此謹代表家屬向諸位師長蓮友致上最高謝意。

在宏謀居士住院、助念往生、入殮、停柩、火化、作七、告別式及進塔等期間,承蒙治喪委員會及所有的師長蓮友、親朋好友的協助與護持,讓宏謀居士得以順利往生,喪葬相關事宜得以順利進行,感謝大家的真誠及熱心參與,家屬實銘感五內無以回報。感謝台中蓮社聯體機構、各公司行號及大德蓮友在宏謀居士往生助念、告別式時致贈花籃、輓聯及協助佈置場地、提供車輛,並感謝上品蓮禮儀公司在這段期間所提供的協助。在此謹代表家屬向諸位大德蓮友致上最高謝意。

在宏謀居士的紀念集刊行之際,特別感謝廖昭昌、許恆明等學長的協助徵稿、訪問、收集、編輯及整理,感謝李榮輝會長及洪石師副會長的指導,感謝李會長為紀念集作序,感謝洪石師、余玉堂、萬鐵成、羅政忠、王玉連、劉美妹、劉紹毅、王志賢、梁明智等師長蓮友大德撰寫紀念文,感謝洪副會長協助紀念文的修飾工作,讓宏謀居士的一生行持能流傳下來,讓見聞者起歡喜心,效法宏謀居士的熱忱、無私及弘法精神。

敬祝所有關心宏謀居士及家屬的師長蓮友大德福慧增長、法喜充滿,願佛日永增輝、正法輪常轉,並祈宏謀居士能早日花開見佛,乘願再來,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慚愧學人 謝勝賢拜記

辛卯年孟夏

清明憶父

每年到了清明節,父親就會帶著我們全家回到嘉義鄉下的新店老家掃墓祭祖,小時後只能在旁看著阿公、阿嬤、父親等長輩砍樹、拔草,把原本埋沒在荒煙漫草中的曾祖父母墓地清理出來,最後再由我們小孩蓋房子(墓紙),父親再帶著我們念佛回向,隨著我們長大可以幫忙砍樹、拔草後,父親就會跑去把祖墳週圍可能造成明年掃墓困擾的樹苗或草苗連根拔起處理掉,當大家只專注在所謂的正事時,他總是會把別人覺得麻煩不想做但是又很重要的事撿來做。

父親因為從小就離鄉背井到外地念書,所以養成他非常勤儉的個性,所穿所用幾乎都是二手的,回想起來除了居士服,沒看過父親穿過全新的衣服,甚至我們小孩的婚禮也是穿著塵封多年的西裝,如此的勤儉持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父親的口袋總是裝滿了各式各樣的念珠,背袋裡裝滿了教化人心的DVD,父親常說溝通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是為了度人學佛,為了幫助蓮友往生而必須和家屬溝通,送念珠和DVD是拉近彼此距離的好方法,當對方接受你認同你之後,才有機會進一步接引學佛,而在末法時期成就一尊佛最快的方式,就是淨土宗闡揚的助念往生,父親常說:「我只是個公務員,雖然賺的錢不多,但是我玩的是一個偉大的事業。」所以只要有人通知需要助念,不論遠近親疏,不管時間的早晚,背著裝著佛像、念珠、講義的百寶袋就出發,就是這種菩薩願力,讓許多人可以開始接觸佛法,而我們都知道家人是最難度化的,因為什麼缺點都被看的清清楚楚,但我們整個家族因為父親的努力都能學佛,也因為整個家族都有念佛往生的共識,所以當父親在臨終的時候,來探視的人都是陪父親念佛求往生,除了自身的病苦,沒有遇到什麼障礙,最後可以在眾多親友的助念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菩薩畏因,多年來父親在因地上種下了太多助念往生的種子,果地上才能成就這麼殊勝的因緣。

父親做事情非常有恆心與毅力,自從親近了 雪公太老恩師,他的一生就以護持 雪公的事業為己任,每周三必定南下台中參加蓮社的華嚴經講座,數十年如一日從未間斷。台北淨廬念佛會早期在編輯印光祖師文鈔段落參考表時,父親跟學術組師長經常在我們家奮戰到半夜一兩點,而當時辛苦彙整好的講義就一直沿用至今。父親喜歡用科判或表格的方式作講解,從早期的論語到後來的易經等等,因為不會用電腦,所以講義都是自己剪剪貼貼編輯影印而成,以前每次看到父親準備要拿出講義時,我們常常都會藉故離開,但父親總是不厭其煩,找到機會就跟我們講,不怕吃閉門羹,只要是利益眾生的事情,就要堅持不能害怕困難。

此外,蓮社分布在全台各地的聯體機構,北從淨廬念佛會,南到高雄青蓮念佛會,經常都可以看到父親穿梭的身影,喜歡廣結善緣的他,每次出門到各縣市時,常會說:「某某某的父母就住在這附近耶,我們順道繞過去看一下好不好。」而心量不夠的我們內心想的卻時常是:「可不可以早點回家休息呀!」為了利益眾生,父親總是不疲不厭。

父親經常在外奔波,但是對於我們小孩的教育也沒有忽略,從我們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陪我們讀經,我們有三個兄弟,他就陪我們背了三輪,父親常說:「我記性很差,陪小孩背了三次書都背不起來,小孩卻一次就可以背起來,可見讀經要趁年輕,年紀越大,記性越差。」不管是出門在外或是在車上,他都可以抓緊時間陪我們讀經,每天的進度都不能落後,雖然小時後覺得跟父親一對一的讀經很無趣,既不能玩樂又沒辦法看電視,甚至還養成一上車就趕快睡著的習慣,現在回想起來真是非常感謝當初父親的堅持,讓我們在吸收力最好的時候能在八識田中種下好的種子,慢慢的種子就會成長發芽,引導我們走向人生正確的方向。此外因為父親在外廣結許多善緣,讓我們孩子在成長的路上受到許多貴人相助,父親留給我們的無形資產實在是太多了,除了傳承父親的志願,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報父親的恩德。

今年清明節回到同樣的地點,但是已經看不到那穿梭在叢林間的俐落身影,念佛回向必須我們自己來帶,頓時覺得少了好大的依靠,那總是笑臉迎人的父親,以親切和善、深入淺出的方式引導眾生學儒學佛的父親,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淨土法門,不畏艱難、持之以恆、堅持到底的精神,父親,您留下太多的典範值得我們後輩學習,您為孩兒所鋪下的道路,讓我們可以追隨您的腳步,期望以您的悲心及願力,能夠早日乘願再來,救度我們這些還在六道輪迴中業障深重的眾生。

 

兒 濟安 謹記

永懷親恩

爸!好懷念您那爽朗的笑容和宏亮的佛號聲,以及身上掛著一大串鑰匙叮叮噹噹到處幫助蓮友的身影,腦海中所浮現出來的回憶都是您開心的訴說著幫哪位菩薩助念,以及如何克服種種障礙的故事。以前濟舟都不愛聽,總認為您愛現,但是現在濟舟真的好想再聽聽您的聲音,希望能再多跟您學習寶貴的人生經驗。

您總是利用易經的卦相來教導濟舟如何處事圓融,如何用心的替別人著想,幫助別人,甚至常常利用短暫的時間,將做人處事的道理教導給濟舟,希望能從小培養濟舟成為您的小助手,一起完成您弘法利生的志業,並且常拿念珠給濟舟,提醒濟舟要好好念佛,祈求佛力加被,增長智慧,化解種種障礙。

看著小時候一張張珍貴的照片,濟舟深刻的感受到您的關愛,您總是默默的守護著我們,並且帶著我們參訪師長、親近善知識、參加啟蒙活動、關懷老人家。在跟隨您關懷老人家的過程中,濟舟看到您善巧的成為老人家的知音,讓老人家能放心隨著您好好的發願念佛。尤其您在幫忙助念的時候,能團結家屬對老人家的孝心,如法的幫老人家好好念佛,去除往生的障礙,並藉由善巧方便的引導讓家人都能學佛,這種種的示現讓濟舟佩服不已,讓濟舟有學習的榜樣。您對大德、善知識的那份恭敬心也深深的影響著濟舟,看著那一本本充滿回憶的相簿,有著我們與善知識們的合影,以及濟舟與弟弟們參加啟蒙班、助念、放生的身影,這正是您帶著我們實踐 雪公太老師教誨的鐵證,我們身心都在默默受教!

回想起您用心的一字一句帶著濟舟和弟弟熟讀四書五經,這需要多大的耐心及毅力啊!一直到今天,濟舟在與人相處的過程中,仍然深深受到這些經典及爸爸您的影響。感謝爸爸對濟舟和弟弟們用心的栽培,記得您曾說過「人遺子金滿盈,我教子唯一經」,您留給我們的是最有價值的中華文化啊!您恩重比山高,我們此生難以回報。

常常聽您說佛菩薩救度眾生的心是如母憶子的懇切,以前濟舟不太能夠體會,但自從大寶(東霖)出生以後,濟舟才深深的察覺到父母親對於子女的愛是多麼深,而對子女的期待又是多麼的高啊!記得媳婦茹軫在生產前到醫院看您時,您摸著她的肚子對著大寶說話,那時濟舟深切感受到您對大寶的殷殷期盼,看到您聽到大寶出生後的神情,濟舟知道您的心願是希望大寶能將文化繼續傳承下去,濟舟一定會讓大寶知道阿公是多麼的熱愛中華文化,是多麼的好樂佛法,也希望大寶能學習您那努力不懈的精神,在學習正法上不斷地進步增上,能幫助更多的人。而我們一家人也能跟隨著您的步伐,將來同生西方極樂世界,共成佛道。

兒 濟舟 泣首拜上

一封無法寄出去的懺悔信

親愛的爸爸,提筆要寫這封信的時候,心裡有說不出的難過,知道這是一封永遠寄不出去的信,希望您能諒解。這封信最想要說的一件事就是要懺悔在近年來對您的忤逆,以及所做的種種不敬行為。

身為家中唯一學文科的兒子,在您要濟行認真學習中華文化時,卻總是藉故推拖,沒有把握機會好好跟您學習那一身的文化造詣,憶往昔,真是濟行一生最大的遺憾。所謂的文化若不能對人有影響力,那只是空口說白話,從您住院、助念、往生及後事所得到的種種殊勝因緣,這段期間濟行深深的感受到您所結緣的親朋好友們,對您的護持,以及對我們的關懷、幫忙與支持,更讓濟行體會到雖然您色身已壞滅,但是精神卻依舊長存。每一次接受到蓮友師長們的關心與照顧時都讓濟行不禁發出慚愧心,不知天高地厚的濟行跟您的影響力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別,未來濟行只能透過您所留下來的紀錄,來緬懷您如彌勒佛般處處帶給親朋好友歡笑的身影,卻再也沒有機會跟您當面請益了,爸爸,濟行很後悔沒能跟您好好學習。

護持有緣的眾生往生西方一直是您最大的志願,書本上的生命教育是死的,遇到境界時能夠用出來的學問才是活的,想到去年要如何護持您往生的課題,真的是濟行生平的一大考驗。平時您對我們的諄諄教悔,除了口述之外,更以身教帶著我們到處幫人助念,趁著交通往返的時間契理契機不厭其煩的教導我們,最後更用您的生命來示現要如何面對無常的態度。因為有平時的教誨,才能讓家人在護持您的往生大業上有很好的默契,幾乎沒有遇到大的障礙,而遇到的較小障礙,例如在安寧病房因前來助念的蓮友多,念佛聲音較大遭人抗議,事後回想,或許這是讓您可以好好回家助念的順緣。最近常常思考一個問題,來人間走一回,在蓋棺論定之後到底還會留下些什麼?您這一生的行持,對濟行最大的啟發就是要好好利用這有限的生命去利益有緣的眾生,效法 雪公太老師的精神,在往生二十五週年時仍讓人有無盡的追思。

隨著時間的巨輪,轉眼之間您離開我們已經過了半年,在這段期間又經歷了送別您也經常掛念的 毓老恩師,正因為有處理過您往生後事的經驗,才能讓濟行在協助辦理恩師的後事中盡到些許力量。這件事讓濟行深深的體會到經過一番的經歷可以讓人有更多的成長,接下來的人生課題,在待人處事面對困難時也要期許自己有禪定的力量可以去化解危局,效法您對信仰的實踐與堅持力,以及在廣度眾生行菩薩道時所散發出的感染力。

您這一生的示現,跟無數的蓮友結了這麼多這麼廣的善緣,相信您修行有成後一定會乘願再來,跟我們再續法緣。濟行一定會好好善用您所賦予的此色身,努力繼承您廣度眾生的遺願,以報答您的生養育之恩,而首先就以承擔台北淨廬念佛會養正組副組長之職,跟隨小姑丈好好的經營您所期盼成立運作的養正組,期望能與諸同修道友們共同努力延續我們的法身慧命。

兒 濟行 泣首拜上

念我恩師

作者:梁明智

 

 

忙碌中的省思

老師往生之後, 洪老師及昭昌學長提議要編一本紀念專輯, 不僅是敘述往事情誼, 更要將老師的修學及理念做一省思及整理, 希望做為我們修學的參考. 我從民國六十八年參加普明學社, 得師長們提攜學佛, 最要感謝的真的是蔡老師

老師亦師亦兄的照顧我們, 我好想將此中的點點滴滴記述下來, 卻是千頭萬緒, 不知從何說起. 其間有新舊曆過年, 又在十二月及二月有兩趟美國講習之行,

想說抽離日常生活的繫束, 會有時間整理整理記憶及思緒, 結果還是滾石下坡, x碌碌度日, 至今一事無成. ! 莫要一生這麼虛度!

老師固然有相當學, 能夠很快坦然面對病情, 放下俗緣, 一心念佛往生, 不愧所學. 在我的俗情來看, 卻總覺得不捨, 總覺得他走得太早. 一如我讀高僧傳, 總是感慨為什麼有祖師才年過半百就捨報往生. 但反觀自己碌碌一生, 面對祖師之成就, 可真要慚愧深深. 此時此刻想起蔡老師, 也要肅然起敬, 讚嘆這是一部充實瀟灑的篇章! 好一匹不倦的龍馬!

好樂勤快 親近及敬學師長之真佛子: 從雪公, 懺公, 會公, 廣老, 聖公, 志公等, 拳拳服膺, 身心傾倒向學, 於師長孺慕學習的心行, 真切誠篤.

樂善隨喜 不厭不倦的菩薩行者: 推動助念, 鼓勵及引導長輩同儕及晚輩念佛, 協助佛化家族, 從南到北, 從東至西, 多少蓮友家庭蒙他護念照顧! 家父及後來家祖母往生, 老師的戶護念, 家族親友至今感念.

捧心肝推恩情弘護正法的師長: 從早年在學社到後來到慧炬, 全心全力講學,

十四講表講述, 大乘起信論表解及印祖文超段落參考表整理, 協助師長宣揚正法, 乃至後來參加經典研習, 雖體力不濟, 仍幾乎每堂必到, 其於隨喜功德, 鼓勵及嘉惠後學, 真是功德無量.

親愛精誠, 隨和簡樸自在瀟灑的君子: 衣食住行育樂, 自用簡約, 隨意自在,

供養布施諸方有緣, 則全心全力, 毫無保留.

我等晚輩, 怎敢議論師長如何如何? 但以憶念省思的心來看待, 我覺得面對師訓所囑及蓮社宗旨的四為三不, 蔡老師當稱無愧所學.

凡夫佛子的自在與安頓

回想與老師相處數十年的種種場景, 多的是可以讚嘆之處. 但是, 當老師在時, 除了念佛共修及助念等大眾共事的場合之外, 他南北奔波, 聯絡蓮社同仁, 推動總總理想, 早年大家戮力以赴, 勇往直前, 我自己看到的內裡就有念佛會啟蒙班

孩子與家長的投入及成長, 而向外看, 全台灣學佛念佛風氣的開展, 奠祭禮儀的莊嚴化, 蓮社師長們的倡導真是開路先鋒, 而蔡老師就是行列中的一位勇士.

但是這幾年來, 我們往往聽到他憤懣的聲音, 聽來就感到壓力的沉重, 然後看到他孤獨的身影, 又叫我們不捨又疼惜. 世間呀, 佛子如何安頓, 敦倫盡份, 同時還能隨緣自在? 在自在之中又能保持自行化他的動力, 精進勤習, 並能群策群力, 濟世有功? 我們每個人都有其長處短處, 有其福德因緣, 總總不同, 老師已瀟灑走過, 身影依然清晰在前, 我們如何互相護持勉勵, 溫馨的前進?.

佛眼中眾生本來是佛, 一體平等, 善學者感恩中時時處處見善知識, 期共珍惜.

阿彌陀佛.

宏謀吾兄道鑒

宏謀吾兄道鑒:

二十年來親朋多承關照,感激不盡。尤其每週三四南下,作我同行善知識,真是用心良苦。但您的巧妙度化,卻故意用拙劣包裝,總感覺有些不以為然。聽說您星期一晚上還講易經,星期二住院就已癱軟,須靠嗎啡才能止痛,才知您是如何為法忘身,如何化巧為拙。這種以身說法的震撼,真可使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呢!

聽您說:既已瀟灑遊娑婆了,現在就要歡欣歸極樂去。真是讓大家非常振奮。為了讓您實現願望,特登徐老師府上,向老師報告並求開示:謹將老師的意思轉達:

老師說:本來也想上台北探望,但近來走路不太方便,所以只能念佛回向。宏謀這樣熱心,長年累月幫助人往生,這種功德一定大有幫助自己往生。笑著往生固然很好,卻不必太刻意。只要一心念佛,一定往生,往生自有瑞相。對於瑞相亦不必執著,因為彌陀經講的往生條件,只有「是人終時心不顛倒」而已。所以重點是「具足信願一心念佛」。

老師當然也高興看到您笑著往生西方,以加強大家的信心,但瑞相是從實行而來,這時放下萬緣應是最重要。您三十年來廣結善緣,大家聽說您住院都想探望,這時請大家在家念佛回向,探望多陪念佛,應是最有利於品位之提升。

家豐兄說:慈光請圓通寺副住持八關齋戒法,功德有回向給師兄,其他如祥山、文彬兄對您都很感念,詠雪、宇澄、邱平與內人都表要北上探望,恐您太受干擾,有轉達您「在家念佛回向」之意。美貴姊說您住單人房,但關懷者太多。曾想是否可考慮定個探望時間,清泉兄表示可請探望者多陪念佛,以上謹供參考。

敬祈

三寶加被身心大安

99年4月

台中蓮友王志賢

切盼蔡宏謀居士乘願再來

劉紹毅

 

月有圓缺,人有離合,世事不能兩全,自古皆然。慟哉!無以形容!吾知心摯友蔡宏謀居士竟然在短短的月餘時間內,併發病情極為痛苦難耐的胰臟癌。于中華民國九十九年拾月二十四日下午六時四十五分,在眾多蓮友念佛聲中含笑駕蓮蒙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淨土,法喜充滿,且於火化之後示現舍利子與舍利花五彩翠綠晶瑩剔透。

蔡居士往世六時有六年廣結善緣,隨雪公李老師倡導淨土念佛法門,迄往生剎那仍不忘示現佛法詣義精髓,奉勸吾等蓮友應精進修學,功不唐捐。道出圓缺離合無常之道!

憶往昔吾家父與岳父大人往生之時,亦曾蒙蔡居士親率諸蓮友助念,火化之後竟然亦皆有五彩舍利子和舍利花示現念佛之功德。誠哉!佛法雋永:往生彌陀淨土,即為一生成佛之鑰。吾輩眾生及蓮友,豈能不夙興夜寐精進乎!

再者,當吾醫學系畢業之後轉進內科。是時腎臟科尚不如今日之熱門,吾甚嚮往腎臟專科。當下蔡居士開口笑言以對:以你做事之專心致志,未來必然會得知兩個腎臟只有兩條蟲而已,其不若佛法之究竟人生!

嗚呼!旨哉斯言,勤習佛法,信願念佛必生西方淨土,並非登天難事,豈能錯失耶?蔡居士已示現舍利,當仁不讓,為佛法捐軀以及如上述肺腑之言。思之勝過金玉!期盼蔡居士啊:既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敬請速速乘願再來度吾等眾生與蓮友為所切盼!

(作者為台北市紹毅內兒科診所院長)

 

 

 

蔡宏謀居士往生西方記

宏謀居士於民國三十四年八月二十三日誕生於高雄縣彌陀鄉,民國三十八年抗戰勝利後,舉家遷回故鄉嘉義,國小四年級時由外公接到屏東縣南州讀書,外公往生後再到二舅家住,直到高雄工專畢業。

宏謀居士自小離家在外,直至當兵時,家中幼小的弟妹,才知道有位離家多年的大哥。在軍中當軍醫四年期間,居士認識了洪石師、劉田與劉紹毅等三位知心好友,假日時他們會一同去參訪台北市近郊名山古剎,從此結下佛緣。

民國五十八年一月軍醫退伍後,準備補習重考大學時,在北市建國補習班與洪石師、劉田與劉紹毅等友人不約而遇,便一起共住準備聯考。居士於同年同時考上台大實驗診斷科與大同大學電機系夜間部;在台大實習時,認識了同學羅碧霞女士。

民國六十年,居士接弟妹來台北同住於徐州路台大宿舍,並開始參加台中蓮社明倫講座及水里蓮因寺齋戒學會,回台北後常對人說:「世界上叫我名字最好聽的就是 懺公師父。」居士並受 雪公老恩師弘揚儒佛道業、提倡淨土念佛法門之精神感召,開始發心參加 雪公老恩師每週三的華嚴經講座,直至民國七十五年 雪公老恩師以九十七歲高壽往生後,居士仍繼續每星期到台中聆聽蓮社常年講經,至往生前皆精進不懈。居士受持菩薩戒,長齋念佛,並發心擔任蓮社威儀念佛班的班長,領導班員用功念佛行解相應。

民國六十二年十二月,居士與羅女士結為連理,建立佛化家庭,養育三子,皆已研究所畢業。長子濟舟服務於玖合公司擔任經理,育有一子大寶;次子濟行服務於群暉康健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三子濟安服務於譁裕實業公司擔任工程師,育有一子東育。

居士於民國六十四年十二月八日協同黃茂林、謝勝賢等在校同學於大同工學院成立普明學社,擔任指導老師一職;民國六十五年中,與李榮輝、洪石師等居士成立台北淨廬念佛會,擔任副會長職務,協助學術組整理印祖文鈔段落參考表,推動啟蒙組讀經、背誦、吟詩等啟蒙活動,眾多學子蒙受居士影響,發心學佛念佛。居士更致力於推動助念組對蓮友的臨終關懷與助念;民國七十九年二月協助成立高雄楠梓竹林齋念佛班,開始家庭念佛共修,到現在每逢週日皆有近百人共修。居士生前每到高雄必定造訪竹林齋,勉勵蓮友。

居士與清律師因緣特別殊勝,同為蓮社論語班的同學,果師出家後,也曾多次參訪果師出家的正覺精舍,聆聽開示,並曾經隨同果師到美國參加佛七,法喜充滿。民國九十九年九月十日,台中徐秀華師姐宴請 果師,居士亦陪同在側;當晚返家後就開始上吐下瀉,然雖身體不適,隔天仍照常參加東海大學覺音社所舉辦的獅頭山參訪活動。直至二十九日星期三上午才至台大加號門診,經醫生初步研判,疑是胃癌,須住院檢查,但居士本身並不知情,下午仍到台中聽經聞法;三十日在慈光圖書館講解易經時,特別與易經班蓮友惜別,請蓮友們繼續研習易經;十月三日參加淨廬念佛會幹部會議,也特別在會議上自述病情,請大家繼續努力念佛研經,並護持助念活動;四日夜,吃完止痛藥特別提早到慧炬參加念佛共修,念佛後並講解易經將近兩個小時,讓在場蓮友深感法喜。

「居士最後的二十天」

居士原以為自己的病因是胃潰瘍,十月五日住進台大醫院內科13B病房後,當晚即併發諸多病徵,痛苦不堪;醫院緊急安排隔日早上做電腦斷層掃描,即確定是胰臟癌末期,併已轉移至肝臟,壓迫到胃部,已無法進食。六日晚上,其妹婿勝賢與妹妹美月學長明確告知居士已經癌末,然居士當下說:「我要歡喜念佛,微笑往生。」居士交代:「不化療、不急救,可以到安寧病房,我只負責念佛往生,其他事都交給你們了。」居士並將往生前後之要事交代摯友洪石獅師兄請他全權處裡,隔天洪副會長即刻協助登記單人及安寧病房床位,並轉入13B單人房,同時開始通知助念。此刻居士仍可以打雙盤念佛,並以輕鬆語氣交代後事,希望效法 証法師,決志往生,惟居士表示尚有兩個心願,其一希望等到長孫出生,其二希望次子結婚。這段期間,北中南眾多蓮友如朱斐、連志道、張式銘、劉田、劉紹毅、王志賢、黃泳等居士前來探望、加油打氣、參與助念;居士更表明希望回家助念往生,家裡即開始著手整理助念往生環境,台北杜忠誥教授並書寫『正念分明』為之勉勵。居士於二十三日下午一點,轉往6A單人安寧病房,蓮友持續護持排班共同念佛。

居士的二公子濟行為滿其願,於十月二十三日前往彰化提親,並於當天下午四點前往南投正覺精舍,啟請 清律師北上開示;果師慈悲答應,且即刻動身,於晚上七點半至台大醫院為居士開示,居士在床上頂禮師父、懇切感激,決定回家念佛往生。二十四日早上,黃泳、謝嘉峰老師等前來協助返家事宜;下午兩點半居士回到家中,蓮友們即開始排班助念。蒙佛菩薩加被,居士的長媳於下午三點十七分順利自然分娩,生下長孫,經告知居士,居士甚覺安慰,同時稟告居士次子濟行預定於明日訂婚,同時圓滿居士兩個心願。下午六點四十五分,居士於大眾念佛聲中,含笑而逝、安詳往生,隔日下午,果師親率圓通寺多位法師前來助念及開示。經助念二十四小時後,於上品蓮佛堂入殮、停柩。並於十一月十日荼毗時,呈現多樣舍利數佰,復於二十日靈骨安厝台中淨業精舍,圓滿捨報。

居士享年六十有六歲,綜觀居士一生自行儉約好學,為人熱心慈悲樂觀進取,當仁不讓,廣結善緣,弘揚淨土,建立佛化家庭且感化諸多親友發心學佛,推動助念往生不遺餘力,為法忘軀,終於長痛轉為短痛,不麻煩親友太久,而於念佛聲中壽終正寢,往生極樂。荼魮之後,獲舍利數百,甚為殊勝。

感謝在居士住院及臨終期間,所有蓮友的護念,阿彌陀佛。

台北淨廬念佛會 敬啟

中華民國一○○年二月十日

敬謝貴人感念宏謀吾兄

人逢年節,難免多少往事追憶,若就佛法而論,過往諸事猶如雲煙,以前種種應如昨日死。今以八識田中落下種子,所引發之現形,均屬妄想.分別與執著。然博地凡夫如後 學,尚且明知故用,不然,不可思議之影塵憧憬,又當如何走筆行文呢!

劉田大師兄與後 學,同班於高中,又同學於軍醫,他是引導後 學踏入佛門之第一位貴人。話說我等就讀高中二年級之際,某日大師兄借予後 學「 上 煮 下 雲法師演講集」冊子,且經常邀後 學參與林園佛教堂之晚課盛會,自此,後 學即樂於閱佛書、做佛事。

高三卒業了,我與劉兄相約考進國防醫學專修班。將入伍,.特拜別佛教堂當家│香師姑前輩,師姑懇切叮嚀:到了台中,必定要親近當代大德 | 李公炳南居士,相續學佛。師姑之用心提撕,似有預知,正巧因緣成熟,後 學被分發至台中大坑通訊營之醫務所任醫官,即便於週三夜,奔往慈光圖書舘,聆聽  雪公之華嚴講席,頻每乘興而去,法喜而歸,故認香師姑應為我生命中第二位貴人。

當華嚴講席之際,主動結識正著軍服聞法之黃師兄平福,交談投緣,不多日,將後 學 引至台中蓮社介紹李師兄榮輝。洋溢慈悲及熱忱之榮輝兄,又邀我上南投水里蓮因寺,拜見「持戒念佛」之懺公老和尚,蒙允後 學 隨緣參加大專同學齋戒學會﹝為時二十五日﹞。接續下山聆訓雪公舉辦之|末期慈光佛學講座﹝為時三週﹞,得以奠定後 學佛學之基石,故認榮輝師兄為我畢生第三位貴人。

若論第四位貴人,則非宏謀吾兄莫屬,是其引導後 學 進入台大醫院深造,精研世法醫術之再造,經壹年結業,後 學 始受聘於內科部,再研習血液透析﹝俗稱洗腎﹞技能,迄今已歷四十一寒暑,而工作安定,活計無慮。今日返顧,若無宏謀吾兄當時之善助因緣,後學恐難以為生,況更上一層,奢求安定聽經聞法之福份。故於吾兄西歸滿七之期,不惴固陋,描述感念之懷數端耳。

  • 熱心近似愛現:宏謀兄自幼好學,屢次閱讀,總充滿著心懭神怡之狀,大有「欲讀盡天下書」之豪氣,且其精神充沛,每至深夜不息,待躺於床,可立即入眠鼾睡,甚有天縱「放得下」之根器。其學佛之後,更勤修佛法,未幾,即受菩薩戒於北縣五股寶纈寺,隨之更顯現犠牲為眾服務之菩薩精神,為法忘軀。又若凡事請其效勞,無不「有求必應」,而巧遇後學之頑固根性﹝非不得已,決不煩人﹞,二人對比,表面雖一冷一熱,然內哉均有佛門所謂「慈悲」之本懷。
  • 析理性特佳:宏謀兄於中學時期,數學考滿分,猶如囊中取物之易;待其學佛,即善為科表,如 印祖文鈔段落表,以及中華聖典之易經,其簡易推理之義趣,正是吾兄擅長思惟之頭腦,而得心應手所揮灑之契機。
  • 喜管閒事善溝通:太多複雜繁瑣之事件,吾兄總歡喜介入與過問,皆居心於大眾之團結,而其溝通擴談之耗時,亦常通宵達旦,屢至他人都睏了,尚不罷休,值是忍力與耐力之歷練。又偶會在後 學 耳邊細語,警惕提攜,思及雪公開示:人我是非一扇揮去,慈悲喜捨六字念來。然思及吾兄之金玉良言,亦覺不無道理,祇以後學無此能耐過問,只緣「泥菩薩過河,難保自身」矣!
  • 廣結善緣強迫中獎:眾所皆悉,吾兄收藏甚多書與物,五花八門,琳瑯滿目,尤以喜愛之書類,同時多冊收集,備以贈與。至近年以來,後 學一反常態,無論如何,萬般不受,以免推三受一之累,因而導致少許誤解,罔顧常情,實則,有勸吾兄,亦有疚於兄,而今吾兄離我西去,待弟欲傾何適?

千言萬語總之,吾兄與後學之關係, 伯母常言道:親如兄弟﹝且都屬A型血、多愁善感﹞,幸蒙佛恩浩大,師恩諄誨,冀可於慈悲與方便之間,智慧取捨歟!故爾為詩云:時過境遷人漸老,哲人已逝西方去;良師益友貴人多,古聖前賢佛緣來。以為感激吾兄之勝緣,是所至念耳。

三寶弟子 淨智洪石師敬筆

民國百年孟春

期待實現的「普明書院」記

後學 淨智

 

宏謀師兄曾經是大同工學院‧普明佛學社的創社者、與指導老師,以致對「普明」有極深切的情摯;又以歷年收集的藏書浩瀚、猶如大書局,與其手不釋卷的好學習慣,曾有幾度想要成立「普明書院」的構想。揣其用意,大概是要提供資料給「普明社」同學精進修學,或有心學佛子弟有處共修場所吧!

早年,大約是民國九十四年間,其即有意成立書院,於是在深坑租到了舊工廠﹝公司已遷往大陸經營﹞,是地下一樓,約五、六十坪,滿寛敞的,即邀後學協助他,自環河南路搬來不少書籍與桌椅,由他自行整理;起初看似有模有樣,井然有序,但因書物未能流通,進多出少,不久即變了形,致未果 。

其次,在民國九十七年四月,希望後學幫他書寫「普明書院」木板,說要在承租的石碇山上鐵皮屋內使用,然既以書物如山,又雜事纒身,整頓的時間分配不過來,終未能得償宿願,最後仍是暫以箱書存放。

最末一次,於民國九十八年二月間,在深坑土庫租賃一間一層半磚瓦古屋,面積不小﹝約五十坪﹞,再邀後學重寫木牌,牌額是裝裱了,但掛門口,卻沒有空間到屋內閱讀 ,也未能成立實用的書院,真令人惋惜。

如今,宏謀師兄已然西逝佛國,然於臨終時交辦,在石碇所置放的書物,希望能歸類整理,其間,已歷經二個月以還,可用之物也請相關人士取走﹝如  雪公講授錄音帶,交予其三子濟安,及蓮榮共修會整理中﹞,其他雜物,若不能再用者,或就地焚化、或丟棄,租屋已於去年十二月完璧歸趙。而今尚留一小間原屋主永久承讓、約十五坪的鐵皮屋,仍待整理。後學這麼思惟:既然是可永久使用,不妨加以整頓清理一番,或可擺置宏謀兄留下之古聖先賢要典,與佛法信物,以為紀念吾兄之 ︱︱「普明書院」。然後學何德何能,實無能為力,倘得有心大德蓮友,共襄此舉,同心協力來完成,也是美事一樁,也於宏謀師兄西去再來之際,得以欣慰如是云耳。是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