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無法寄出去的懺悔信

親愛的爸爸,提筆要寫這封信的時候,心裡有說不出的難過,知道這是一封永遠寄不出去的信,希望您能諒解。這封信最想要說的一件事就是要懺悔在近年來對您的忤逆,以及所做的種種不敬行為。

身為家中唯一學文科的兒子,在您要濟行認真學習中華文化時,卻總是藉故推拖,沒有把握機會好好跟您學習那一身的文化造詣,憶往昔,真是濟行一生最大的遺憾。所謂的文化若不能對人有影響力,那只是空口說白話,從您住院、助念、往生及後事所得到的種種殊勝因緣,這段期間濟行深深的感受到您所結緣的親朋好友們,對您的護持,以及對我們的關懷、幫忙與支持,更讓濟行體會到雖然您色身已壞滅,但是精神卻依舊長存。每一次接受到蓮友師長們的關心與照顧時都讓濟行不禁發出慚愧心,不知天高地厚的濟行跟您的影響力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別,未來濟行只能透過您所留下來的紀錄,來緬懷您如彌勒佛般處處帶給親朋好友歡笑的身影,卻再也沒有機會跟您當面請益了,爸爸,濟行很後悔沒能跟您好好學習。

護持有緣的眾生往生西方一直是您最大的志願,書本上的生命教育是死的,遇到境界時能夠用出來的學問才是活的,想到去年要如何護持您往生的課題,真的是濟行生平的一大考驗。平時您對我們的諄諄教悔,除了口述之外,更以身教帶著我們到處幫人助念,趁著交通往返的時間契理契機不厭其煩的教導我們,最後更用您的生命來示現要如何面對無常的態度。因為有平時的教誨,才能讓家人在護持您的往生大業上有很好的默契,幾乎沒有遇到大的障礙,而遇到的較小障礙,例如在安寧病房因前來助念的蓮友多,念佛聲音較大遭人抗議,事後回想,或許這是讓您可以好好回家助念的順緣。最近常常思考一個問題,來人間走一回,在蓋棺論定之後到底還會留下些什麼?您這一生的行持,對濟行最大的啟發就是要好好利用這有限的生命去利益有緣的眾生,效法 雪公太老師的精神,在往生二十五週年時仍讓人有無盡的追思。

隨著時間的巨輪,轉眼之間您離開我們已經過了半年,在這段期間又經歷了送別您也經常掛念的 毓老恩師,正因為有處理過您往生後事的經驗,才能讓濟行在協助辦理恩師的後事中盡到些許力量。這件事讓濟行深深的體會到經過一番的經歷可以讓人有更多的成長,接下來的人生課題,在待人處事面對困難時也要期許自己有禪定的力量可以去化解危局,效法您對信仰的實踐與堅持力,以及在廣度眾生行菩薩道時所散發出的感染力。

您這一生的示現,跟無數的蓮友結了這麼多這麼廣的善緣,相信您修行有成後一定會乘願再來,跟我們再續法緣。濟行一定會好好善用您所賦予的此色身,努力繼承您廣度眾生的遺願,以報答您的生養育之恩,而首先就以承擔台北淨廬念佛會養正組副組長之職,跟隨小姑丈好好的經營您所期盼成立運作的養正組,期望能與諸同修道友們共同努力延續我們的法身慧命。

兒 濟行 泣首拜上

ndsc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